顾辞箫

不能尽欢

微光

微光

              快到情人节了。
(顾)
  韩信本是不知道的,他忙着使劲儿往高处走,职场复杂,晚上的应酬怎么也推不掉,能早点回家都算不错了。

所以自个儿挚友特意打了个电话,一改平时轻浮的语气难得认真的在手机那头给韩信出谋划策告诉他情人节怎么过才浪漫,可韩信完全没领人的好心,只觉得李白怎么老是没来头的认真 他伸手揉了揉因为晚睡隐隐发胀的太阳穴没等那位说完便一句话堵住:
   “是快过情人节了,但跟我没关系。”
         李白顿时有些恨铁不成钢。
  “唷 怎么就跟你没关系了?你不和你家那位甜蜜一把?”
李白这话算是点醒了韩信,韩信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似乎上次和恋人过情人节还是他俩读大学的那会儿,半夜他被一条短信带到寝室楼下,抬眼就看到那位栗发的学弟澄澈的眸子和低低的一句“情人节快乐。”
                     ……
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大学毕业好几年了,当年的学弟早就长得高他半头,手机号码也换了又换,以前住宿床对床,现在同居脸对脸。韩信颇为美滋滋的搓搓鼻尖儿,本来被工作压着有些沉闷的心情也跟着轻快了点。
  (礼)
  “好,教我怎么办。”韩信开口,十分诚恳。电话那头的李白听了一句“卧槽”就骂了出来:“你别跟我说你刚刚一句都没听进去?”
  “……”
  “……韩信,咱绝交吧,不然迟早有天我得被你气死。”
  “别,我听了,真听了,就是没记住。您再给我说一遍呗,喊你白哥行吗。”韩信揉了揉发涨的眉心,说实在的,这节日他就没有认认真真的为一个人去准备过。俗气点儿说着就是道理我都懂,但是我不会。他需要有一个人给他指明一个方向,一步步的教他怎么去做。李白最适合,他们俩从小到大厮混在一起,互相都相当理解对方,都明白对方是那种人前人模狗样人后……的类型。
  “行行行,欠了你了。自己拿笔记着点儿,算我求你的。”李白也是无奈的不行,要不是看见赵云每逢佳节都是一个人过看着可怜的紧,谁要管这俩的事儿,忒闹心。李白瞥了眼随身带着的小本儿边看边念,上边都是小乔貂蝉孔明他们给的什么恋爱一百招啊恋爱小窍门,反正一股脑的全塞韩信脑子里头去。
  “李白,你确定我这么做他能高兴?”
  “别问我,我不确定,你得看看你自己怎么做,不能生搬硬套。”这人还算有良心,最后给韩信点了一下诚意最重要。“诶对了,你早点准备吧,我怕你来不及。还有啊,你要觉得这些都不太好,就听我的,出了什么事儿解决不了就来一炮,一炮解决不了就再来一炮。毕竟有刘季名言:没有什么是来一炮解决不了的。”韩信听着好友越发离谱的话语默默地掐断了电话,耳边有些聒噪的声音被冰冷的电子音阻挡在了电话另一头,寂静的氛围让人的心脏有些莫名其妙的揪着疼,又寻不到缘由。
  韩信闭上眼,努力让大脑放空。但是栗发蓝眸的人又闯进了脑海,一颦一笑牵引心弦。于是红发的男人不禁开始想象起来,如果在那天给爱人递上红玫瑰的话,他是什么表情?如果带他去玩小姑娘喜欢的游乐园的话,他会不会转头冲着自己笑?如果亲自为他准备他喜欢的饭菜,他漂亮的蓝色眼眸里会不会只倒映出自己的身影?
              真是美好的不行。
  韩信的思想开始发散,也变得朦胧不清。最后的最后,在他失去意识整个人如同死猪一样倒在地上之前,他只记得脑海里印着一句话,当初年少时刻入骨子里欢喜,打心眼儿里欢喜的一句话。
         “情人节快乐,我爱你。”
(顾)
  然后他就从转椅上摔下来了。啊不,滑下来。

  韩信立马站起来,尴尬的搓搓鼻尖,办公区很安静,他搞出这么大的一个阵仗瞬间有好几道目光投来,韩信轻咳了几声有些挂不住脸。
办公室因为太累而不顾形象大字瘫在椅子上吐魂的有很多,吐到一半接了个电话立马回光返照甚至脸上还洋溢着幸福的笑容从椅子上滑下来险些扭到腰的估计也就韩信一个人了。
        “太丢脸了…。”韩信心想
  但丢脸归丢脸,情人节还是得过不是?韩信跟赵云好多年了,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个情人节,两个人情商都不高,这种适合热恋小情侣过的节按道理说他们是都平常度过的。可李白那发电话让韩信有了心思,跟自家那位腻歪一下似乎也不错。
思考再三,韩信终于是发了条短信给赵云,内容极其简单;“今天晚上出来吃饭么?我请客。” 对方也秒回了个更简单的,只嗯了一声。直男韩信自然是不想这么多的,他心情颇好,连开会时无聊到用指节悄悄敲实木长桌的频率都快了一倍,还带抖腿。
                     ……
   平常韩信觉得下班蛮快的,毕竟工作多 忙着忙着也就天就黑了,可今天韩信第一次觉得时间如此漫长,他不只一次看手腕上的表。功夫不负有心人,韩信对着表数倒计时 刚刚下班他就飞速的抓着公文包溜走了,众同事也是一头雾水,毕竟这位红发的高企主管简直是工作狂魔本人 平日里也天天冷着一张脸,有想搭讪的小姑娘也被他一个眼刃扫走了,今天却频频傻笑还从办公椅上滑下来了,总之像个被丘比特之箭射中的傻小子,哪有平常高岭之花的样子?
    张良冷眼看着韩信走了,叹口气认命般的起身把韩信桌子上没有办完的公务移到自个儿这里,然后语气如常的解释向同事们到:“没事,直男发情。”

(唐)
   被称为直男的韩信先生踩着轻快的步伐出了公司,直接驱车到赵云上班的东区警局。也不管警局里的人怎么看,径直走到赵云面前,把路上顺手买来的玫瑰塞到了他手里。
  “子龙,走吧。”
  赵云愣了愣,好看的蓝眼睛眯了起来,他倒也没在意现在走是算早退,只是牵着韩信的手就往门口走。顺便把那束玫瑰花插到了花瓶里头,顺手帮韩信肩头落下的花瓣扫了个干净。即使那一束玫瑰被韩信一路攥着已经缺水,蔫了吧唧的。
  “学长定的位置在哪儿?你去副驾我开车过去吧。看你这样应该又是没有休息好,路上刚好可以休息一下。”栗发青年拉开副驾驶,不容置疑地把韩信塞了进去,自然俯下身子帮着他系好了安全带。韩信有些不自在,虽然他们平时就有过这样近的距离,但今天的氛围更让人感到心跳加速,令韩信不由得有些红了脸。只得往后靠了靠,轻声道:“子龙你……往后一点儿,上车吧,我给你指路。”
  赵云愣了愣,但也没有多说些什么,只是唇边的弧度往下落了一点儿。他帮韩信整理清楚以后转身走至驾驶位,驾着车往韩信报的地名开去。路上赵云只是开车,一言不发,车厢里只有韩信指路的声音,寂静的有点让人发慌。这种有些尴尬的气氛甚至蔓延到了饭桌上,依旧是安静,咀嚼食物的声音在耳边回响,韩信想要跟赵云搭话也被一句“食不言寝不语”堵了回去。饶是直男如韩重言也发现了不对劲——赵云好像在生些什么气。正巧,韩信发现隔壁服务生手上端着红酒但步伐有些不稳,干脆伸了腿把人绊了一跤,如愿以偿的被酒液淋了一身。
  “学长?你还好吧?”青年担忧的声音响起,韩信勾了勾嘴角,凑近赵云耳边故意把声音放地轻柔婉转,说道:“子龙,我们去隔壁酒店吧,看看我给你的礼物……湿成这样回不回家不都一样了么?”赵云低低一笑,干脆利落的结了账带着韩信往他说的酒店走去,当然不忘把自己的外套披在爱人身上。韩信偏头看了眼赵云洋溢着笑容的面庞,不由想到小乔说多撩撩多主动对方会十分高兴。看赵云这反应,韩信对她的话更信了几分。
 
https://shimo.im/docs/2SfazXC7bpgm6qBK  靓丽唐唐开的车车的链接,点不开咱们走评论。⁽⁽ଘ( ˊᵕˋ )ଓ⁾⁾

(唐)
                      ……
    赵云伸出手,帮着韩信揉起了泛酸的腰。“学长,你说的礼物在哪儿?”韩信愣了,他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想和赵云亲密接触一下而已,没有想到赵云真的记住了这一茬。赵云看着韩信飘忽的眼神不由得笑了出来,低下头和他交换了一个吻,低声在韩信的耳边说道:“其实不用什么其他的礼物,你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了。”
(顾)
   韩信第二天醒来躺在在被窝里再次思考人生 并且表示他再也不过什么情人节了,下一步他便打开手机毫不犹豫的把李白拉黑以免他再出什么歪主意,这时远在天边的李白恰巧打了喷嚏,他美滋滋的想 估计是韩信心怀感激的想他了,回国肯定有大餐吃。

和靓丽唐唐 @旧池塘啊塘 写的云信白色情人节联文!我超级拖延症导致这篇肉味儿的糖迟到了好久,唐礼她太可靠了!爱她爱她!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