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箫

此号用来赞美老师

一位军人的葬礼

  
    今天参加了老爷爷的葬礼,跟电视剧中看的不一样,没有黑色的棺材、白色玫瑰花、丝丝的暮雨和大提琴演奏的悲乐。老爷爷的葬礼很简单,甚至连遗物都没有几件。
  
    我们家三代军人,我老爷爷三大战役都参加过抗美援朝也参加了,他的一生中有三分之一在枪林弹雨中度过,剩下的一个人守着他的军装和回忆直到去世。

   参加过三大战役和抗美援朝能活下来的军人很少,可是老爷爷硬是没参加过任何访谈,那段过往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

          大概是身为军人的倔强吧。

   他年轻的时候从家出发一路行安徽去参军,一去就是八十多年。
  现在他走了,骨灰被送回到这里。老爷爷的一生走过两次一样的路,一次是自己走的,带着少年的狂气和志向。另一次是别人背他走的,他已经化为骨灰被装进盒子里,抱着他的军大衣和那些故事永远都沉睡了。
         
                  叶落归根。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