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辞箫

不能尽欢

初雪

                      初雪

    韩信体寒,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像个冰块儿。红发将军本来就一脸性冷淡的模样,蓝眸像是万年的霜雪,一个眼刃扫过去硬生生的让人抖上三抖。
 

    赵云也体寒,但云将军好歹性子温和一些,没那么不食烟火,嘴角总是温和的勾着,人们总是不自觉的想往前凑。
 
   谁也没有想到这两人会走到一块,两个大男人谈起恋爱还如此腻腻歪歪,野区见面都有打个啵,蓝爸爸看着都想揍人。
 
   这到了冬天,两人想腻歪也腻歪不成,韩信嫌赵云手凉,每次赵云撑着巨薄的脸皮凑到红发将军旁想牵个手,都会被他一记长枪挑到一边,韩信心里有谱,手头也控制着力道,伤不到赵云。...堂堂赵将军垂着头默默搁一旁继续跟着韩信颇有几分像路边上被人抛弃的小狗。
                  凄凄惨惨可可怜怜。
   峡谷里的众人又不是瞎子,男英雄在旁边笑的花枝乱颤幸灾乐祸,女英雄一个个唉声叹气替赵云感慨一下命运;“子龙哥哥惨哦...。”
                      今天下了初雪。
    隔壁的都督领着自家娇妻去看雪,小乔活泼跑跑跳跳了好一阵最后冷的一阵哆嗦被周瑜的大衣盖住,同大衣一起落在肩头的还有爱人手中一簇温柔的火焰,小乔吸吸鼻子扑倒周瑜的怀中,如愿以偿的听到自家夫君的轻笑。
          之前是乱世,可现在不是。
    赵云跟韩信也出去逛了逛,俩男人没什么情趣,一路上寡言少语。赵云总是习惯跟在韩信的身侧或后面的,从仰慕到爱慕从爱慕到爱,他们的感情姑且算是细水长流,可赵云之前就知道韩信的,他知道在他之前有一位红发的前辈,银枪舞的潇洒肆意,拿下了半壁江山...当然也知道这位前辈最后落的下场。

    这不再是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了,他的前辈成了他的爱人,清晨起来会散着红发笑着给他道声早安。赵云有些恍惚,这一切美好的让他不敢相信,但的确是真的。

    等赵云回过神来韩信已经走远了小半截的路,正挑眉等他过来,他赶紧疾步走过去。余光扫过恋人冻红了的手, 赵云凑过身拦过韩信的手放在唇边呵这热气,两掌合拢包着自己的恋人手搓搓。韩信倒没想过赵云会这么干,愣了愣抬眸看了眼他又移开视线,耳根攀上点薄红,不知道是冷的还是羞的,或者两者都有。
 
  现在一片白色,世界银装素裹,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人。
               
                      只他们两人。
 
 
 

评论(6)

热度(51)